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vin

 
 
 

日志

 
 

2012年 再也不见  

2012-12-31 09:07:00|  分类: kevin对儿勾儿,2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的一生分为若干节,每节的时间通常以十数年为单位,但有时候也会是短短几天,甚至几秒。我们习惯自以为是的把时间分成一自然年,一自然月,一自然日等等。这种人为的节点其实构成了我们的整个世界,时间就像一把利刃,或有形或无形但无声的切开了坚硬和柔软的一切,恒定的向前推进着,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对它的前进产生丝毫颠簸,它却改变着一切。这不,不到年底哪那么多人写年终盘点?这也是时间的威力之一----让你觉得你确实应该做一件事情。    
    我也如此,在长吁一口气感叹无灾无难又活了一年的此刻,自然也想回忆一下这即将再也无法遇见的2012年。说好的世界末日不过是玛雅人过年而已,在担惊受怕了一整年后突然放下心来,不要取笑我,因为会游泳的人无法理解一个旱鸭子听说世界末日大家都会被大水淹死的心情。
    
    这一年走了一些地方,看了一些书,认识了一些新朋友,拍了一些照片,坚持写了一年博客,也思考了一些东西,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都有,可能自身多少也有些长进吧。我从不避谈游遍全世界的梦想,想去看看不同的地方认识不同的人,这也是旅行的初衷。这一年溜溜达达最大的收获是,多著名的地方,生活在其中的人们对这一切,远没有我们外来者这么看啥都新鲜。这话并不难懂,只是,为什么?
 
    年中的时候和法国来的Adele聊我当年去巴黎,第一次去圣母院,欢欣鼓舞,继而跟她大谈《巴黎圣母院》和圣母院顶楼的石制怪兽,人家一脸歉意,就差直接跟我说“其实我们法国人对这玩意儿没那么大兴趣啦。”当我跟她说起埃菲尔铁塔的雄伟时,她就会流露出北京人听到长城和王府井,上海人听到东方明珠和南京路的表情。这种表情,如果用语言描述,大概就是:“得了吧...只有游客才去那儿......”
    再回想,在英国读书的时候,同专业有个巴西同学,我立刻联想到巴西足球和桑巴,试图拿这些做敲门砖,跟他开聊。该同学憨厚的表示:俺不看足球,不懂桑巴,甚至不知道大罗小罗各种罗。众人面面相觑,若非不好意思,我几乎忍不住再问一遍:您真是巴西人吗?
    当然是的,只是和我们想象里的不同罢了。
 
    我们生活在一个人们习惯将那些举世皆知的LOGO到处贴的时代,所以大多数时候,我们生活在一个想象中的世界。巴西人都在海边踢足球、法国人都在铁塔下浪漫细语、印度人都骑着大象吃咖喱、西班牙人一天到晚看斗牛吃海鲜饭----实际上并非如此。当然,这毛病老外也犯,像《功夫熊猫》中,许多人所共知的中国元素堆垒,但终究不是中国的;可这世界却又偏偏大得无边无际,所以无论哪个国家的人,都常常会忽视近在咫尺的事物。许多时候,我们特意跑去旅游的陌生城市、搜着别人攻略上写的著名店铺的吃食、朋友那里借来的书,倒会格外熟悉些;反而是自己所处的城市、自家小区后门的小吃、已经在书架上积灰的书、已经在身边很久的人,了解得少。
    所以,当我这一年在旅途中和越南人聊天时,会发现他们对胡志明和越战知道的不多;跟柬埔寨人聊天时,会发现他们也对吴哥对印度教不甚了解;奥地利人也不是都知道莫扎特和对音乐感兴趣;捷克人并非人人都读米兰昆德拉和卡夫卡的书;匈牙利人也不是都爱李斯特的钢琴曲。同理,你跟美国人聊天时,会发现他们并不都对51区、奥巴马、Free woman、好莱坞、梦露的大白腿、纽约洋基队感兴趣;跟英国人聊天时,会发现他们对伦敦奥运会和小贝也没什么热情;日本人并非人人都为江户时代和浮世绘自豪,衣柜里可能也没有和服,更不是人人都读三岛由纪夫和村上春树。就像我们那个不能说话的作家得了诺贝尔奖之前,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他一样。
    这年代的异域风情,更像是旧时代的猎奇遗风。古时候的人类,交通不方便,经常一辈子就呆在一处,所以其地域属性,也和其人密切相关。亚里士多德认为希腊人之外皆为蛮族,又教导亚历山大说视希腊人当如朋友爱之,视蛮族当如禽兽杀之,可是亚历山大就看明白了:四海一家,哪儿跟哪儿都差不多。这是个人人都有若干故乡的年代。世界各地的人都能整齐划一的买到苹果或三星、都能吃到肯德基麦当劳、都吃速食意大利面。你在一架飞机上落座,周边都是五湖四海走过的人。中国人,日本人,美国人,法国人可能都对自己本国LOGO式的文化支支吾吾,但大家都对少年PI、哈利波特、指环王大感兴趣,而且都拿着智能手机看《江南STYLE》。
 
    我当年那些外国同学,常常一见着我就“呼~~~呀~~~~!”一声摆李小龙造型,我花了很久才和他们解释清楚,中国也不是人人会武术,不是穿练功服的老太太就能飞檐走壁...不不不,我虽然是北京人但也不会唱京剧,就跟你们意大利人也不是人人会唱歌剧不是? 
    某次和一个非洲哥们儿在中国面馆吃完拉面,结完帐出门,隔着橱窗看见厨房里一个学徒正在拉面,耍得虎虎生风,朋友看见那面一变二,二变四,四变八,直至千丝万缕,眼睛都直了。然后扭头问我,“你会吗?”我摇摇头。他立刻泄了气,末了用玩笑的、幽怨的、梦想落空的语气对我说:“你真的是中国人吗?...”
    当然是的,只是和你们想象里的不同罢了。
 
    有个本家说,世间一切事物是否顺畅皆来源于我觉得和你以为的区别,对此我深以为然。展开一步想,这区别也正是旅行之本,乐趣之源。
 
    体验这世界的不同不仅要走要看,更要靠心境。
 
2012年 再也不见 - kevin2013163 - kevin
▲一月 越南美奈清晨的渔村。
春节没回家,跑来越南。一路由北向南,凄风苦雨几天后,终于在越南中部的美奈迎来阳光。
永远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人,渔村的清晨人声鼎沸,生机勃勃,无限快乐。
眼前的就是非著名的“南中国海”,可我只知道著名的“中南海”,我说的是烟,别误会。
 
2012年 再也不见 - kevin2013163 - kevin
▲二月 柬埔寨金边某小铺子旁。
小朋友不爱笑,躲躲闪闪的望向我,眼神让我至今难忘。
眼神儿这东西会随着岁月变迁产生变化,直至只认自己的目标,看不见其他的东西。
像桥文达几次看不出悉达多一样,再高尚的人也会变瞎的。
 
2012年 再也不见 - kevin2013163 - kevin
▲二月 柬埔寨吴哥寺。
日落后,当游人散去,僧侣们才结伴入寺。
旅游胜地让僧人的功课只能在晚间进行,有得有失吧。
其实修自身的话,从世间万物中都会有所收益。
 
2012年 再也不见 - kevin2013163 - kevin
▲三月 广州太古汇某品牌宣传图。
婀娜多姿的女人,谁又知道她内心的世界。
 
2012年 再也不见 - kevin2013163 - kevin
▲四月 香港中环蛇王芬。
食不厌精的大牌子挂在这小小店铺的显眼位置,这精并不是指吃的细,而是用心。
食物做的好吃,只要原料对头,做工得法,专心致志,那就不会差了。
世间万物,唯用心二字。
但谈何容易。
 
 
五月无话,忙的跟孙子一样。
 
 
2012年 再也不见 - kevin2013163 - kevin
▲六月 广州沙面老租界。
这二位...像模像样的在街边码起了长城,麻将贵为我国国粹兼民间四大发明(吃、喝、吹牛逼、打麻将)。
做什么都要从娃娃抓起才能长治久安~
 
 
七月无话,忙的跟重孙子一样。
 
 
2012年 再也不见 - kevin2013163 - kevin
▲八月 潮汕隆江镇。
去了老婆老家,普普通通的潮汕小镇,吃喝玩乐之余,也去那些已无人居住的老街区走了走。
物华天宝,还是物宝天华?当然不是一个意思。
 
2012年 再也不见 - kevin2013163 - kevin
▲九月 匈牙利布达佩斯。
在布达佩斯俯瞰国会大厦,我对资本主义比较有好感的一点就是人家国会大厦之类的地方随便进。
哪天咱们的人民大会堂让我这“人民”随便进去走走,我才说社会主义好。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真的吗?一直都是嘛?

2012年 再也不见 - kevin2013163 - kevin
▲九月 匈牙利帕农哈尔马修道院。
不太容易去的世界遗产。那时的天真蓝。
远离凡尘的感觉很通透,但我爱凡尘的一切。
 
2012年 再也不见 - kevin2013163 - kevin
▲九月 奥地利维也纳。
百水公寓,比起我们千篇一律的房子来说,人家的公租房能做成这样,还是要骂这体制。
好的建筑师应该先是个艺术家。

2012年 再也不见 - kevin2013163 - kevin
▲十月 奥地利萨尔茨堡。
报了个音乐之声的day trip,在车上看到反光镜中的帅哥司机,他也看向我。
镜里镜外要靠目光来联通。
2012年 再也不见 - kevin2013163 - kevin
▲十月 捷克CK小镇。
商业化做到极致的地方。商业化本身没错,但该做的和不该做的要有个区别,不应该有擦边球。
看咱们的那些古镇,千篇一律,满街飘着同样的炸臭豆腐的味道。
我们缺的真不是商业头脑,而是对历史和老祖宗的基本尊重。

2012年 再也不见 - kevin2013163 - kevin
▲十月 捷克库特纳霍拉。
著名的人骨教堂,不同民族对死亡的看法截然不同。
想了很多,我以后就扬了吧。飘洒在风里。
 
2012年 再也不见 - kevin2013163 - kevin
▲十月 澳门。
大三巴,薄薄一片儿,规不规矩,自在人心。

2012年 再也不见 - kevin2013163 - kevin
▲十一月 东莞。
同学大婚,也是同学聚会。
一些人几年没见,却永远像在身边一样。
 
2012年 再也不见 - kevin2013163 - kevin
▲十一月 广州白水寨。
找了个雨天去爬山,雨水,雾水,汗水湿透全身。
通透。
 
2012年 再也不见 - kevin2013163 - kevin
▲十二月 广州番禺余荫山房。
生活就像一串糖葫芦,串起了一切,或苦或甜,冷暖自知。
 
2012年 再也不见 - kevin2013163 - kevin
▲最后一张 九月 北京鼓楼某酒吧三楼平台上,哥们儿给拍的照片。
我这个人面对镜头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笑,但不是不想笑。
希望所有的朋友们都能吃能喝,身体安康,快快乐乐的活到死。
 
 
辞旧迎新,在我们自以为是划分出的2012年的最后一天里,面对这再也不见的2012年。
有收获,有感触,有思考,足矣。
不能免俗,对2013年的愿望是继续真实的活下去。

 
陈百强在歌中唱到:
一生何求,常判决放弃与拥有。
一生何求,迷惘里永远看不透。
一生何求,曾妥协也试过苦斗。
一生何求,谁计较赞美与诅咒。
是啊,一生何求。
 
沧海桑田可以是千年万年,却也有转眼即沧桑,只是这人间一生,又有谁能说的清楚了?
此生为人不易,且活且珍惜吧。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